• 2013-11-17

    曼谷的风 - [一种情绪]

    这一夜,曼谷的微风几乎将你吹醉了!面对苍白的屏幕竟然写不出一个字!

  • 2011-11-07

    荒芜 - [一种情绪]

    3月到11月。一片荒芜。也许最终面对和回归的只是内心。深邃但是清亮。个体与群体。个人与他人。个人与个人。犹如一条直线。抑或缩短成为一个原点。从这头到了那头。然后从那头到了这头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1-03-10

    墓园 - [一种情绪]

    这一天,香港在下雨。香港的雨是温润的,丝丝缕缕。打在眼镜上,模糊了这个世界。

    从码头坐船到跑马地坟场,为你献上一支雏菊。那个时候,我们通常会在北京或者港岛的酒吧里乱侃一起,然后你用那不敢让我恭维的香港普通话一次次对我说,你一定要来哦。眼睛向上挑。很真诚的样子。我一次次地答应你,但是后来我们终究错过在同一个城市生活。

    我想我来香港是和你有一定关系的。我这个北方土生土长的小镇男子,从来不习惯南方湿热的气候和食品。我第一次到你在湾仔的公寓,小小的房间清淡整洁,你放Maximilian的黑胶给我听,然后喝在家煮的木瓜糖水,困了就窝在软软的蓝沙发上睡觉。你亦介绍香港的文艺书店给我,我们一起去油麻地的kubrick书店淘最新的文艺小说。然后在旁边的DVD店徘徊许久。你将香港最为艺术和文化的一面介绍给我,让我开始渐渐喜欢这个城市。

    你冬天来北京的时候冻得瑟瑟发抖。我们在办公区的吸烟区一起说北京的民谣演出,然后看到你在Mao阴暗的角落中暗自沉默。在北京这个庞大的有些恐惧的城市里,办公区与友谊是分道扬镳的。但是你推门而进的时候,我知道,我们是可以成为朋友的。有些人,不需要了解,从一开始就和你走在河岸的一侧。

    然后。我听到了你离去的消息。那一刻,我记得好清楚。长虹桥旁边的餐厅,我刚刚把一口食物放进嘴里,然后惊愕地看着对面的朋友,然后不可遏制地哭泣起来。其实,认识你这么多年,眼前总是挥不去你那眼角微微上挑的真诚的样子,我总是开玩笑说你是一个无法让人拒绝的人。你的眼神清澈光明,犹如孩童。还有那柔软的香港普通话。有一晚,我梦见你学说普通话然后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    跑马地坟场犹如一个市区公园,我在你的墓碑前鞠躬,然后将那支菊轻放在冰凉的石板上,我们在静谧中相互对视,我打开Ipod,让耳朵充斥了《Cold wind Belowing》,这是你最喜欢的歌者吟唱的歌。

    墓园有强烈的气场,我们相隔在两世,但是恍惚总是会感觉到你在说,你在笑,你在抽烟,你在沉默。旁边有人轻轻地走过,也不觉得突兀。但是那轻微地脚步又将我拉回此世。

    我离开墓园,那一刻,眼睛有些湿润。在湾仔码头乘船渡海,雨丝密布。看着对岸的高楼林立,好似巨大的墓碑,我们还在那里犬儒地活着。

  • 2011-01-30

    一个人 - [一种情绪]

    和一个朋友闲话。我发现很多我生活中独自一个人的行为在他眼中竟然成为勇气。不可思议。

    一个人去餐厅。一个人去服装店。一个人去看展览。一个人去旅行。一个人去KTV唱歌。一个人呆在房间一整天。一个人在酒吧。一个人去跳舞。一个人散步。一个人看电影。一个人听音乐会。一个人看一场演出。一个人看话剧。一个人去动物园。一个人去博物馆。一个人在书店。一个人在文具店。一个人在音像店。一个人在乡村走过泥泞的道路。一个人乘船过海。一个人在海边的破木船上发呆。一个人在咖啡店。一个人拍照。一个人录影。一个人思考。一个人记录。一个人阅读。一个人冥想。一个人祈祷。

    从不觉得唐突。这样就很好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1-01-28

    记下 - [一种情绪]

    在费城寒冷的冬雪中,听到一句话:我们原谅父母的能力总是比父母原谅我们的能力少很多。原话是用英文说出的。有一种异常难过的感受。最近,和父母有一次冲突。然后是所有的内疚袭来。只有记下这些语言。向亲爱的爸爸妈妈说一句,对不起!

  • 2011-01-23

    归来 - [一种情绪]

    2011年2月。归来。在西北小镇。曾经的青葱少年。城市化的扩建让留存记忆的麦田,河流还有树林消失。那些曾经发生过的爱情。那个人。那些地方。已经荡然无存。荒漠的风景使记忆止步。止不住的。是那些曾经写在书里的,记在笔记里的。抄在语文书扉页的文字。一个计划,今年回家,将会整理那些老去的日记和照片。你会一直把它们带在身边。直到老去。

  • 2010-10-11

    工作 - [一种情绪]

    你每天大约有10个小时呆在这里。思考。计划。实施。开会。争论。沮丧。欢欣。

    然后,拖着一身的疲惫。离开。日复一日。年复一年。好像某一个站台,某一个码

    头。上去了,就是一生。

  • 2010-09-12

    丽江 - [一种情绪]

  • 2010-09-09

    陌生的南方 - [一种情绪]

    我在广州天河城附近的麦当劳等你。我想,我见到你的时候。

    一定,一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。但是,我没有。

    你打电话给我,说车子不能转弯。只好在马路对面等我。

     

    你把车子停在下午6点的城市主干道旁。

    我在马路这边。

    你在那边隔着匆匆的人群向我招手。

     

    恍如隔世,好像9年前的你我。

    在那个高原城市,站在马路的两侧。互相说再见。

     

    我们在拥挤的车流中彼此沉默。

    我说,本来我想给你一个拥抱。

    你说,那来,抱一下。其实,我应该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    我们笑。然后彼此保持沉默。

     

    我知道,我的记忆没有死亡。

    我们的秋天还没有经过。哦,我没有告诉你。

    我曾经居住过的那个院子,还有那棵树,还在。

    那些树枝还会伸进窗口。

    夏夜里,我会站在满是灰尘的阳台上,

    抽烟。还会把树叶捻碎。

     

    我们看着城市路口的红绿灯。

    等待,前行,然后等待。

     

    你说,你在广州的住宅在28楼。没有树。

    我说恭喜恭喜,我将包抱紧了一些。

    你问我,要去看一下吗?

    我说,不了,我还很忙。

    其实,我已经结束了在广州的所有工作。

     

    这里的风没有高原那么猛烈,

    没有哪里路边脏兮兮的面馆。

    我觉得一切都已经陌生。

    的确,一切都是陌生。

     

    我说,我不喜欢南方。

    我一直不喜欢南方。

    你一只手扶在方向盘上。

    另一只手寻找到我的手。

     

    你说,

    其实,我就想一直在南方,

    就这样,一直在南方陌生下去。

  • 2010-03-28

    唱~诗 - [一种情绪]

    前天晚上,听一个朴素的民谣歌手唱歌。《见与不见》。《无题》。都是仓央嘉措的诗歌。觉得好美。

    今天早晨,看到她的博客里写了这首诗。《见与不见》。
    很喜欢。写到这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见,或者不见我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就在那里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悲不喜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念,或者不念我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情就在那里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来不去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爱,或者不爱我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就在那里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增不减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跟,或者不跟我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舍不弃   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我的怀里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或者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默然 相爱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寂静 欢喜